今天跟JS吃飯聊天,想起一件之前教育小孩的事。

 

宸在學校因為一言不合抓傷了好朋友,老師打電話告訴我。

對於別人來說孩子怎樣怎樣  我一向重視,放大處理。我告訴老師我會處理。

 

當然我會先跟偉宸了解狀況,我也知道小孩玩鬧難免過頭。

但我希望他們知道分寸,代價,還有別人的感受。

於是我決定,很正式的帶著偉宸跟對方家長道歉。

 

會做這決定,其實有一半是靠勢啦,原來是同幼稚園的家長

老師打來其實也沒別的意思,就是說明一下狀況而已。

但,我說就算做戲也要做全套! 有錯就要付出代價,道歉要把態度擺出來。

所以我很認真地跟對方馬麻約了時間,買了甜點,興沖沖地帶著偉宸去道歉。

(其實對方馬麻一直說不用了,他小孩也有錯之類的.....我說沒關係,就當幫他們上一課吧)

 

宸一開始很害羞,覺得難為情。 知道難為情,當初就不該下手這麼重。

見面當然先寒暄,一定要趕快辦正事。   宸先跟同學道歉,然後跟馬麻道歉

(我事先跟他溝通,如果別人抓傷他我一定心疼,我會哭的!  所以要跟媽媽道歉)

 

道完歉,大人聊大人的,小孩玩小孩的,大家開心地吃著甜點。

只是完成了一個儀式咩,讓他學習。

還有,道歉也可以是很愉快的,不必留下甚麼陰影,

做錯事沒甚麼大不了,重要的是勇於認錯,勇於負責的態度。

(而且見到面,我也理解為什麼宸會失控抓他,因為宸很刁低,那小朋友很愛故意逗人)

 

這好像是兩年前的事了,說起來還像昨天那樣新鮮

前幾天我跟宸聊到這個,他還記得呢  他們現在還是最好的朋友。

 

 

非我莫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