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識我的人都知道  我是三個小孩的媽

有一部分人知道  有一部分人不知道  我曾經是個軍人

(最近在趕韓劇-太陽的後裔,有感外界看軍人的眼光真的不同啊....)

我的軍人魂來自兩個部分,一部分是我老爸,

軍醫處參謀,中校十二級退役,一直在台北市最精華的中央單位-空軍總部工作

(我遺傳的不只軍人魂,很多年以後我才發現原來參謀就相當於企劃)

另一部分來自於我的入伍生活,在鳳山陸軍官校。

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月,但是我剛剛睡到一半猛然驚覺,

那對我的人格影響實在很大,(所以才有這篇文章的產生)。

(我有想過第三個部分,也許我的前世,就是一個衝鋒陷陣的軍人,而且階級好像不低)

(所以我對那種沙場,榮譽這些場景,非常嚮往,且有很根深蒂固的認同和熟悉感阿......特別是特戰的那種)

(我從小超嚮往參加戰鬥營,結果一次也沒去成,最後進了軍官班受了一個最徹底的戰鬥營訓練)

我來說說軍人,最重要的是使命,然後是命令,再來是服從,但臨危時也要有自己判斷應變的能力。

一直到現在,許多同事和上司也常有這樣的疑問。

就是我對命令太過執著,就算犧牲小我的權益也在所不惜,

一旦上司的命令或決策形成,就會抱著使命必達的觀念,除非命令撤回或更動。

(不過在目前這個決策一直變來變去的公司,對我來說真的相當痛苦阿)

(如此的信念讓我有點被夾殺,因為當你很努力排除萬難去執行,未必會得到上下游的認同或諒解.....)

不過總的來說,我還是覺得我的軍旅生涯相當有趣,也相當值得。

從入伍的第一天起,那個震撼教育,現在回想起來還深深震撼著我。

走路一定要轉直角,不然會被叫回去重走幾十遍;

鋼盔不小心掉到地上,要在全連集合場的中間,對鋼盔說對不起很多次

印象最深的是有次集合我們班有人關燈另一個天兵又去按一次,導致最後燈是開著的

我們全班被罰只要出勤,手一定舉著,不管提水桶或拿槍,甚至打靶行軍很遠,也不能放下.....

其他牙刷刷毛和鋼杯耳朵沒朝右,整內務鉛筆和本子沒擺好....種種,彷彿班長排長他們生來就是以修理你為目的

這些都要咬牙忍著,不能違抗。因為那句至理名言:合理的要求是訓練,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

我記得,除了出操被修理,再來就是上野戰課,有丟手榴彈,三行三進,進毒氣室那種很魔鬼的訓練。

那個真的是生存本能,在戰場上一個不小心就會出意外的那種臨場感,這是一般老百姓感受不到的阿......

有次丟手榴彈,那個SOP要先一動一動複頌演練,拉保險,拔插鞘,直到很熟悉,才能上場。

同梯還有意外插曲,就是拔完插鞘,竟然沒有拋出,直接拋在圍牆內。還好他的指導教官眼明手快一把抓住扔出.......

還有毒氣室也是很奇特的回憶,就是我們一班進入一個曲折的房子,先讓我們熟悉一次路線之後,

下一次當全部人進去,中間你必須脫下防毒面具,唱一首軍歌,然後她會悄悄施放神經毒氣(非常嗆會讓你淚流滿面那種)

救是要訓練你脫下和戴上防毒面具的速度,當敵人攻擊你,你只有很短的時間能夠反應,(否則就技術性陣亡  哈哈)

那次我有很幾個同學因為不願剪短頭髮,防毒面具拉扯頭髮戴不上而被嗆得很難受....那次我超慶幸我第一天就決定理了平頭.....

我記得三行三進從山上抱著槍滾下來,一定要聽單兵教練非常確實,我有個同學還因此輕微腦震盪......

真的所有都是生存本能的反射......到現在回想起來記憶還是那麼鮮明。。

所以你說外面的世界尤其是女生,是不是很難理解我們?  

所以我覺得取消兵役實在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啊......現在的小孩太安逸,少了我們以前那種艱苦卓絕的精神

我反而覺得,女生也該來受些軍事訓練(不是在學校上軍訓課那樣涼的那種)

這種特質對我來說,有點困擾,但我也在慢慢理解和適應它。

(下一階段我感興趣的諮商,體驗和感受是很重要的一環喔~~~~)

我這一輩子有過這麼精彩的體驗,真的很值回票價  哈哈。。。。。

創作者介紹

aquarmouse非我莫鼠的部落格

非我莫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